申博sunbet开户

主页 > 收藏考古 >淘尽资源只求一朵鲜花:衣索比亚的花卉产业链

淘尽资源只求一朵鲜花:衣索比亚的花卉产业链

「兹怀湖」(Lake Ziway/Zway)这地点,对于台湾读者来说,可能有点陌生。它座落于东非衣索比亚(Ethiopia)首都阿迪斯阿贝巴(Addis-Abeba)南方155公里,是座面积约425平方公里的淡水湖。

兹怀湖以丰富的野鸟生态闻名,可观察到非洲鱼鹰、鸬鹚、翠鸟等许多珍贵的鸟禽与其他各种野生动物。不说您可能不知道,此区在十年内成为全世界前五大花卉出口产区,2018年产值高达2370亿美元,更与肯亚争夺非洲花卉产业龙头。很难想像,2005年前从没有外销过一支玫瑰的兹怀湖区,可以在十多年内有这幺大的成就。

话说,欧洲人桌上的花卉有超过三分之一来自非洲,非洲花卉产业长久以来的霸主是肯亚(Kenya)。1963年脱离英国殖民独立后,花卉成为肯亚重点经济作物,产区是同样位于东非大裂谷的「奈瓦夏湖」畔(Lake Naivasha),一直为全世界提供低廉的花卉。约2005年时,衣索比亚政府跟荷兰外资看好花卉产业的前景,与兹怀湖气候、天然环境及地理位置的发展优势,大力投入资金发展花卉产业。 

讲求时效的全球花卉产业链

鲜花市场非常全球化,第一大进出口国都是荷兰。荷兰拥有全世界最大规模、被誉为花卉华尔街的「阿斯米尔鲜花拍卖市场」(Royal FloraHolland),来自全球各国的鲜花会先汇聚此地,再发配到各地的供应商。据统计,送到消费者手中的花卉,80%皆来自此拍卖市场。

另外,花卉是高价值经济作物,也非常娇嫩,运输方式需要低温、保溼,且讲求时效性,鲜花一收成就要马上包装、运输,送到拍卖市场。稍有一延迟,整批的产品都可能报销。

兹怀湖区花卉产业的优势,在于它离非洲航空业的枢纽,衣索比亚首都机场非常近(两个半小时车程)。加上衣索比亚航空为非洲最大航空公司,空中交通十分便利,国营事业身份也大大降低了运输成本。该国更为了花卉产业增开专机,每天至少有一班专机,将娇嫩欲滴的花朵直飞送达比利时与荷兰交会的城市列日(Liège),避开繁忙的阿姆斯特丹机场,此方法让花可以快速进到拍卖市场,确保鲜嫩的花朵在两天内,即可在欧洲各地浪漫的花店橱窗内争奇斗豔。

另外,针对亚洲鲜花的消费大国日本,及近年来需求快速增长的中国,衣索比亚也加开航班,将鲜花直送到亚洲,未来更计画开发美洲市场,希望可以将产值从2亿多提升到10亿美元。衣索比亚政府更对外商开出了税收优惠及放宽贷款等政策。加上近年来,肯亚政府贪污、索贿问题严重,许多在肯亚投资的外商,纷纷迁厂到兹怀湖区。

对当地社会以及生态的影响

衣索比亚在过去十年经济成长排名世界第三,被誉为非洲奇蹟,花卉产业的快速起飞,也提供大量就业机会,根据衣索比亚内政部统计,在2004年时兹怀湖区,约只有3,000个花卉相关职位,但到2006年4月时,新投资提供了21,356个工作机会。许多研究也显示,该部门为当地及周边农村同时创造了「技术性」与「非技术性」劳工的就业机会、为地区经济带来活水,也吸引其他地区的人口移入。此外,花卉场僱员中有八成以上是女性,加强了当地妇女就业。

但快速发展的花卉产业,同时也带来很多问题。首先是环境问题,诸如灌溉用水、肥料与农药使用、污水处理、森林砍伐、湖水减退、及移入劳工所带来的污染等环境问题,渐渐危害到当地生态以及生物多样性。根据一份2015~2016年衣索比亚大学研究报告指出,湖水中已经监测出多种农业的残留及沉澱,必须尽快採取相关措施确保水源,及避免未经过净化的污水注入湖中。

另外,花卉产业以及大量移入的人口与当地居民产生水源争夺,鲜花是用水密集的部门,需要大量水源灌溉,但是此湖是流域中唯一一个淡水湖,约有200万人依靠湖水资源维生,用水量的增加造成湖水面不可避免地下降,根据Equal Times报导指出,兹怀湖可能在50到70年后消失。另外,外来移入人口跟厂房更与野生动物争地,对当地生态造成压力。 

关于工人健康和安全问题,例如浴厕设施状况不佳、缺少乾净饮用水、没有产假、长期待在高温的温室中、缺乏急救系统和免费医疗的缺乏,都可能对工人的健康产生危害,加上第一栽种者多半为女性,因长久暴露在农药下,女性也成为最直接的受害者。并且,根据调查,女性员工也饱受到肢体和言语上的职场性骚扰问题。

其实,很多兹怀湖区所面临的环境与社会问题,较早开发的肯亚奈瓦夏湖也同样经历过。英国生态保育学者在2009年时曾发表过「榨乾肯亚的血玫瑰」,文中指出廉价的玫瑰及缺乏环境意识,使得奈瓦夏湖的生态遭受重大威胁。并呼吁消费者重视公平交易以及产销通路透明化。较晚开发的兹怀湖区借镜早期的这些经验,相对条件有比较好,但仍不足。 

最后,鲜花的全球化产业链,也最为环保团体所诟病,因为远程运输(特别是空运)所带来高额的碳足迹,英国当地农场花卉协会曾计算过,同样一束花(3枝玫瑰,3枝百合,3枝满天星),从荷兰、非洲进口的碳排量是英国当地产的近十倍高(31.132 kg 对比3.287 kg 二氧化碳)。因此英国花农鼓励消费者购买当地农民出产的花卉。

下次逢年过节,买花的时候也不妨留意一下产地,了解一下你手中的鲜花到底到底经历多少旅程与冒险。

Equal Times, 2019. Le véritable coût du « développement à l’éthiopienne »Market insider, 2015. Ethiopia cut flower industry's success storyAbayneh Tilahun, 2014. Environmental Impacts of Floriculture Industry in Deberzeit Town: A need for strategic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PDF)Gaby Del Valle, The hidden environmental cost of Valentine’s Day roses(),情人节的廉价血玫瑰 榨乾大地之水(),奈瓦夏故事(下)保护区外的重要溼地——花田、白人、殖民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