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开户

主页 > 设计空间 >日军诱骗强迫慰安妇罪行 史实昭然

日军诱骗强迫慰安妇罪行 史实昭然

日本漫画家小林善纪最近出版的中文版台湾论,其中引述台湾大企业家许文龙先生的说法,指出日本不可能强迫慰安妇,日军当时也重视人权,能成为慰安妇对这些妇女而言反而是出人头地,每个人都是抱着希望进入军队,哪是被「强迫从军」,而成为从军慰安妇收入稳定,也可以存钱,再加上严格的卫生管理对她们而言简直再好不过。另据企业家蔡昆灿先生的说法,表示山口县的法院判定慰安妇胜诉叫人百思莫解,如果慰安妇能够得到赔偿的话,那些为了全体日本女性的安全,被迫成为美国大兵买春对象的日籍慰安妇,更需要国家的赔偿等。我真希望这不是许文龙及蔡昆灿先生的说法,而纯粹是不敢面对历史的日本右翼份子的荒谬剧,否则岂止遗憾而已!

事实上,在九○年代二次大战从军慰安妇事件爆发后,日本政府曾于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开始广泛地调查国内外档案资料,访问当时的军方及政府官员、慰安妇、慰安所管理员及历史学家等,于一九九三年八月四日,由其内阁官房长官,即今之外务大臣河野洋平公布调查结果,承认当时之慰安所是应军方的要求而设置,军方直接或间接的涉入慰安所的设立、管理及慰安妇的运送工作。调查结果显示,有很多的慰安妇是被诱骗、强迫,违反她们的意愿而到战区慰安所,他们当时是生活在一个悲惨的高压环境下,而且无可否认的,这个行为加上军方的介入,严重的伤害很多慰安妇的名誉与尊严,她们蒙受了无法衡量的痛苦,身心的伤害无法治愈。

为了这件滔天罪孽,一九九二年一月日本当时的首相宫泽喜一在日韩高峰会议上提出道歉,一九九四年八月在终战五十年的纪念会上,前首相村山富市一再次表示深切诚意的悔恨与歉意,一九九五年七月在亚洲女性基金成立时,更表示这个行为不可原谅。这些都是日本官方所制作并送交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报告。作为一个政论漫画家,小林善纪不应该不知道。

诚然日本军方初期设置慰安所时,主要对象为职业妓女,但随着战区的扩大,军人的增加,职业妓女根本不敷需求,因此,殖民地及战区的妇女成为他们猎取的对象。这些妇女只要被关进慰安所,一个人一天平均要伺候二十九个郁闷、凶残的军人,没有自由,没有拒绝的权利。谁家妇女该承受这种不可承受之重?台湾的妇女被迫到海外,连逃回家的机会都没有,侥幸有命回台湾的,在贞操的桎梏下,连自
己的家人都不敢讲,也不敢论婚嫁。纵使结了婚,被婆家发现后,很多都被休掉,也有很多人根本无法生育。她们并没有因为做慰安妇而出人头地。

台湾调查及援助慰安妇工作前后已有九年,两位大企业家应该也有所闻。但如果仍对右翼日本人有这样的表示,实在是对我台湾人莫大的羞辱!至于被迫成为美国大兵买春对象的日籍慰安妇,我们一样深表同情,也希望日本及美国政府回复她们的尊严。更重要的是,我们衷心希望,这类以公权力集体凌辱女性的暴力行为,不再发生。 (作者为执业律师)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