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开户

主页 > 设计空间 >全球野生动物 40年锐减6成

全球野生动物 40年锐减6成

全球野生动物 40年锐减6成

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今天公布「地球生命力报告」,全球鱼类、鸟类、两栖类、爬虫类及哺乳类动物数量自1970年以来减少6成,灭绝危机速度和规模空前,因为现处孤立无援的状态。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公布2018年「地球生命力报告」(Living Planet)指出,1970年到2014年共有4000多种鱼类、鸟类、两栖类、爬虫类及哺乳类动物数量快速减少。WWF呼吁全球仿效巴黎气候协定拟定国际协议,共同保护野生生物,撤销人类对自然的冲击。

基金会总干事蓝柏堤尼(Marco Lambertini)接受法国媒体访问,谈论野生动物生死攸关的来龙去脉。

●情况多严重?

「现况真的非常严重,而且持续恶化。不仅脊椎动物数量减少,滥伐、过度捕捞及汙染也日益严重。大家一直以来将很多注意力放在气候,也确实该如此,但我们忽略了其他与气候互相关联且对地球生命延续超级重要的系统。他们也为人类带来惊人益处。」

「我们总是将大自然视为理所当然。人类200万年来在充沛、富裕、占优势的自然界中演化,但如今,在过去几十年内,我们开始从各个面向改变生物圈,将地球部分系统逼到快崩溃。」

「唯一的好消息是我们知道问题出在哪。就气候而言,我们是看到极端天气日益严重频繁才签署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自然界的因果关係较不明显,我们连牠们存在都不知道的物种灭绝,大家看不到;滥伐不像皮肤感受到冷热、起风或潮溼天气,大家也不痛不痒。」

●消耗行为失控是否为头号威胁?

「科学家谈论过去50年的『剧烈加速度』(the great acceleration),能源、水、木、鱼类、粮食、肥料、杀虫剂、矿物、塑胶等一切的使用呈指数性成长。这让我们势必碰上地球有限自然资源的冲击。」

「地球部分系统,包括森林、海洋,数十年来吸收这些冲击。不过我们逐渐到了临界点。地球限度(planetary boundaries)概念告诉我们,我们不能对地球予取予求。在某些地方,我们明显超过限度。」

「我们生产和消费能源方式是一大因素。食物消费是另一大推手。4成土地改以生产粮食,7成水资源用以灌溉,3成以上排废来自粮食生产。」

●地球人口太多?

「人口很多,但这个问题有两个面向:有纯粹看数字,但也有消费的质与量。大家别忘了世上有很多人吃不饱。」

「顺便一提,我们长久以来知道,限制人口成长最佳之道是社会赋权:教育女性及提供就业。而这不应该是争议点。」

●保育注定要失败?

「其实有许多成功的例子,倘若我们没有那番努力,现在情况就会糟更多。但显然作法必须改变。现今,我们面临冲击程度和速度前所未见的情况。」

「为打造出『自然协议』(deal for nature),我们可以从气候变迁寻找灵感。巴黎协定有两件事很关键,一是领悟到气候变迁对经济和社会很危险,不是只有北极熊。我们必须呈现失去自然对我们、对人类构成的威胁。」

「另一是有具体目标。例如摄氏1.5度、2度这种会让所有人目光聚焦的点。我们尚未替自然设定这类目标。在未来一年,企业界、各政府、非政府组织及研究人员必须同样拿出目标。」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世界自然基金会已敦促「生物多样性公约」(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196会员国11月底在埃及集会期间考虑一系列目标,并鼓励在2020年第75届联合国大会达成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