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开户

主页 > 申博周边 >山寨茉莉花革命顶多带来盗版民主自由

山寨茉莉花革命顶多带来盗版民主自由

“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从来就不是免费的),这是林肯碑文里的开场白。这话一点没错,突尼斯仅仅因为一个小贩的自焚,就引起全国暴动,以死伤数百的代价终于 将统治23年的本阿里赶走,埃及死伤数千终将穆巴拉克请下宝座,利比亚的示威群众被卡扎非机枪扫射,以致爆发内战,至今死伤无法统计,才感得英美联军亲自动手。这都要付出血泪的代价,这才是真正的茉莉花革命方式。纵然今后中东北非的民众是否会真正得到他们所要的自由和公正还有待证实,可是能够确信,新上台 的政权断不敢在自己已经淡忘本阿里、穆巴拉克、卡扎非下场前,就又公然效法他们那样去搞腐败的。因为他们看到了民众的力量,知道民众是敢付出生命的代价和他们玩命的。
没有哪一个实行所谓“民主自由”的国家没有付出过沉重代价的,即使在美国,也经历过内战才奠定了自由的基础,黑人靠不懈的抗争而获得与白人一起坐公交车的权利。
在沙特,温柔的沙特国王害怕民众仿效埃及,急忙拨款350亿美元收买群众,可群众仍旧上街游行,逼得国王把坦克开出来镇压,巴林、约旦等国也类似。而在现在中国,人民生活远不如沙特富裕,社会远不如沙特公平,局势却风平浪静,平安无事,一片“和谐”景象。类似让小贩自焚的惨剧几乎在各地天天发生,却从不见有谁站出来主持公道,顶多为钱运会的事情在网上过点嘴瘾,反正无论官如何逼,民也不会反的。大家都已经麻木了,正像民间异议人士宋宝铃先生所说,民众虽然 渴望改变现状,却都不肯付出,又别无选择,只好“病急乱投医”地把希望寄托在吹捧美式民主的海外民运分子身上,以为实行了美式民主就能给带来他们想要的那种 “无拘无束的、不负责任的、庸俗而不健康”的自由。而为了得到这种自由,他们天真地幻想着以一种一滴血都不流,一点都不影响到自己既得利益的方式,仅仅扛着茉莉花三个字的旗帜,凭借“散步”和“微笑”,就能迫使中共诸君向他们投降,赏赐给他们“自由”,或者感动美军士兵牺牲自己“高贵”的生命去帮他们争取到自由,再恩赐给他们。这就是正发生在中国的那种改良型茉莉花革命,他们相信天下是有免费的自由的。
谭嗣同明明自己能逃到外国使馆避难,却偏要留下来把命献给他信仰的维新事业,要让维新运动从自己流的血开始,汪精卫为了给国民党孙中山争面子,敢于豁出命回国搞暗杀。而现在的中国人,早已不能和百年前的中国人同日而语了,习惯于吃免费午餐,什幺信仰都没有,什幺创新精神也没有,只想吃现成的,就差躺床上让人喂饭了。什幺都想要,却什幺都不肯付出,一切靠模仿、剽窃、抄袭。软件都用盗版的,光碟都看非法翻录的,还一个个振振有词的样子。服装穿仿冒的,手机用山寨的,只图面子光鲜好看,不管实际质量优劣。现在弄得连革命也要假冒个突尼斯的品牌,推行一个山寨版的“茉莉花革命”,用国情不同来掩盖自己贪生怕死的懦夫心理,难道卡扎菲的机枪子弹和中共的两样,是打不死人的?难道突尼斯埃及利比亚民众也经历了这幺“微笑散步”的过程以后才取得成功的吗?
免费的民族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山寨的革命只会造就盗版的民主。别说这种山寨版的茉莉花革命不可能推翻中共,退一万步说,即使真能如这些人所愿,引美军入 关,全歼了中国那几百万反动军队,迎来的必定是“山寨的自由和盗版的民主”。因为这民主没有中国人自己的版权,自己没有流血,没有付出,没有自己的灵魂和鲜血在里面,版权都是人家的,自己不会去珍惜,一切还得人家说了算。新上台的统治者,无论他是谁,无论是不是选出来的,必然不会像埃及突尼斯的新统治者那 样对人民有任何敬畏心理,因为知道中国人都是奴性十足的软蛋,只须把美国哄好就能安安稳稳做十三亿人的奴隶主了。这必然又会造成所谓的中国民主“有其名而 无其实”,而该政权会迅速变成一个和段祺瑞、曹锟、中共一样的政权,再次进入一个怪圈。
全世界都会看懂原来自称是龙的传人的中华民族,是又自私又胆小的民族,是没有血性的民族,是女儿国,本来就不配享受自由,只配给人做小妾当奴隶,只配被中 共强奸收拾的。谁也不会尊重这样的中国。用了美国的版权,受了美国的恩赐,美国就会以恩人和宗主国自居,而把中国变成自己的产品倾销国和政治仆从国。从这 点上看,中共的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必然性。
可能有人又要骂我是五毛了,其实我并不是完全为中共说话,那些自称是“茉莉花革命发起着”的民运分子们,因中共的过度反应而顿感身价倍增,以为自己的锦囊 妙计足以安天下,绝不能屈才去干上街“散步”这种低智商低技术含量的炮灰工作,只能干躲在阴暗角落的电脑后面从事指使别人送死的工作,所以大家从不见这些 “发起者”的网上博客上有他们自己去现场偷拍回来的照片。虽然他们整天声嘶力竭地鼓动群众出来,大谈这种革命的安全性,也没有几个人参与,“十三亿众齐解甲,竟无一人是男儿”。所以我从不劝大家不要出来,因为本来就没人出来。但我也不反对 “发起者”们这样在网上干嚷嚷,这样干嚷嚷毕竟还是有一点积极意义的,还是能让中共神经紧张的。中共党员们现在过的日子也太过幸福了,我们这里科级公务员退休账面工资都五千多,军队里退休的更不用提了,子女都带着他们贪污的钱去美国享福了。而我们这些党外人士退休才一千多,好些年都不涨。现在让这些小青年闹点茉莉花吓唬吓唬它们也挺好的,让常委和委员们心情紧张紧张,得点抑郁症、高血压、糖尿病什幺的,让它们“富裕并痛苦地”活着。要是没有人来吓吓他 们,他们现在的幸福生活和神仙还有什幺区别呢?茉莉花革命要是还有点积极意义就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