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开户

主页 > 收藏考古 >给四大名校捐款的华裔富商是谁

给四大名校捐款的华裔富商是谁

自古至今,就有富人乐善好施的传统,捐助教育更被认为是积德之举。近代以来,慈善捐助更成为一种社会风尚,贫穷、饥饿、疾病、缺乏教育机会及科学研究等成为主要的捐助方向。然而,近日,一篇名为《北大清华复旦交大的节操值多少钱》的文章刷爆了中国各大社交媒体、网络社区。文章直指北大、清华、复旦、上海交大四大名校因接受美籍印尼华裔富商廖凯原(Leo KoGuan)捐赠,或聘任其为教授,或为其开设课程、举办讲座,或设立中心,而廖凯原只是“民科”水平,其研究“更是不着边的玄幻文学,纯属中国特色的神话”。

对此,陆媒纷纷发表评论,南都社论撰文称,大学已廉价到捐钱就可以去讲课?文章称,学术与资本的合作,应当有必要的边界,学术独立不仅是独立于权力与庸众,还应当有底气、有尊严地给捐资者划出一条界限。

这些年撕得挺热火的中国几大名校,最近因为一位教授找到了共同点。在清华、北大、复旦和上海交大的校园里,都有以富商廖凯原命名的建筑,上海交大法学院甚至学院名字都叫“凯原法学院”。最近有网友发现,这位热衷于捐资修建的慈善富商,还有个嗜好,那就是推广他的轩辕皇帝系列研究理论,而且是在上述名校组织和参与的各种会议,以及公开的大学选修课上。

最新的一条关于廖教授的新闻,登在北大、清华两所名校法学院的官网,“中国法律史学会2015年会”的活动中,出现了廖教授关于“轩辕4712年”的主题演讲。某网络热帖甚至这幺写到,“打开廖教授的演讲PDF,你会遗憾地发现‘虽然都是汉字,我竟然可耻地读不懂’,有微信公号给起了这样一个标题:《99%的法律人看不懂的法学论文》”。从轩辕老庄到量子物理,从阴阳八卦到莎士比亚,比如这条,“中国法治与义理科学观的反熵运行体系”。

读晕了吗,可能有点,但要说国内几大名校都昏了头,又不太忍心。毕竟捐资助学,从古至今都是大善事,人家捐了钱(廖先生总计投入超过6亿),为了表示对捐款人的感念,竖个碑命个名,甚至给捐资人一些名誉头衔,也都算是常规动作。别说国外大学,就是国内这些年类似的事情也有很多,比如全中国大中小学到处都有的逸夫楼,那就是由港商邵逸夫先生捐赠的。这次四所大学被外界围观,不是因为他们都有凯原楼,而是他们都有一位廖凯原教授,就是这位慷慨的捐款人廖先生,频频在四所大学的讲坛上宣讲自己的学说,甚至由上述大学承办的国家级学术会议上,也都有这位教授的主题发言。

廖先生的学问怎幺样,不敢妄评,这世上也确实有大多数人读不懂的精深大学问,但这其中会不会也有语无伦次的天方夜谭呢?公众其实关心的是,廖教授在多所国内名校开坛授课,究竟是因为他的研究功底和学术造诣,还是仅仅因为人家捐了钱?大学与资本,不是不可以合作,现代大学的社会化发展,也尤其需要资本的投入。不仅在于大学经费的来源多元化,更重要的是社会发展与学术研究之间,同样需要更密切的交流,互相推动,比如科研学术成果如何进入生产实践,再比如学术观点与独立研究如何推动社会进步?

也要看到,学术与资本的合作,应当有必要的边界,学术独立不仅是独立于权力与庸众,还应当有底气、有尊严地给捐资者划出一条界限:哪些是捐资者可以获得的荣誉,哪些又是不能退让的领域。

捐钱可以换来学术头衔,还有不捐钱但有职有权的官员,同样在大学畅通无阻,要学位给学位,要头衔送头衔,这一定不是一所大学该有的荣光。捐助者很慷慨,这是大学的幸事,学者可以因此获得更多科研支持,学生可以享有更好的硬件环境。但当捐助者同时又非常好为人师,就有点麻烦或者说尴尬,这也同样考验大学的智慧和定力。有定力有底线的大学,才会产生独立的思想,也才会获得社会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