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开户

主页 > 设计空间 >蒋超良升官的潜规则

蒋超良升官的潜规则

他们是金融江湖四大寇—写给习近平、王岐山和赵乐际
核心提示:蒋交通、郭建设、田信达、项保险是金融江湖四大寇,公然出卖国家利益是四大寇晋升的投名状。

中国社会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什幺要紧的话,都要由政府高官或像高志凯这种有身份的人说出来才行,普通百姓一说,就是罪过,一定会给自己惹来麻烦,甚至还会说你造谣,说你扰乱社会秩序。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 2014-02-14
风投和私募还没有发展壮大,就已经形成了“中国特色”—资本权贵化。高志凯认为这种“中国特色”严重妨碍了基金的正常运作。现在连美国的投资银行在国内找代理人都走权贵路线,最后变成不是找优秀的管理人和投资项目,而是看谁的爹级别高,这样才能拿到项目。
邓小平翻译高志凯:邓小平讲大白话 但说一不二《环球人物》

1、蒋超良升官的潜规则
你可以为了掩盖家族贪腐罪行出卖国家利益,
我也可以为了巩固权力和地位出卖国家利益。
你我都需要抓住把柄,优先提拔那些曾经参与出卖国家利益的官员。
已经发表的《习等七常委的历史任务》指出,
特殊的金融和地产利益集团绑架国务院已经让群众无法信任李克强。
如果李克强能够亲手清算戴相龙家族和郑裕彤家族,问责蒋超良、项俊波和韩长赋,群众愿意改变否定立刻抢的立场。
蒋超良升官再次印证海外谣言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蒋超良升官让群众更加相信反腐败不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反腐败是利益集团斗争的工具,权贵资本和国际资本会是反腐败的最大受益者。
蒋超良升官表明金融反腐不会动真格。王岐山曾经担任主管金融的副总理,怎幺可能自我否定?
蒋超良升官证明杨晓渡的讲话只是说说而已。中央纪委副书记杨晓渡指出,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加大案件查处力度,重点查处十八大后还不收敛不收手的、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的、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形成有力震慑,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
中纪委:重点查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的干部

2、温—戴相龙—蒋超良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王岐山敢碰吗?
1993年,曾在1985年到1989年期间担任农行副行长的戴相龙担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戴相龙十分赏识的蒋超良出任银行司副司长。
蒋超良曾赴广东助王岐山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冲击第一财经日报
王岐山:重点查央企国有金融机构拟提拔干部 财新网 2014-05-13
王岐山:金融专家 “救火队长”

3、吉林是高官的晋升福地和镀金窝点
吉林现象意味着温家宝的罪行不可能被清算。
民间传说吉林是温家宝的自留地与王维工案和孙政才升官有关。
王维工在2009年4月被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王珉2008.01——2009.11,中共吉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韩长赋2007.01——2009.11,中共吉林省委副书记、省长
孙政才2009-2010年 吉林省委书记
孙政才出任农业部长时,民间就已经流传段伟红的故事。《纽约时报》的温家财富报道不过是背书。
财新记者注意到,2013年中央巡视组对11个省市自治区的两批巡视,迄今仅有吉林一地尚无副省级高官落马消息,与包括5名省委常委在内、7名副省遭到调查的山西省形成极鲜明对比。
吉林主官更替 王儒林另有重用财新网


4、金融江湖四大寇
“前腐后继”不是传说,英国帮淡出金融江湖,四大寇正在崛起。
《金融江湖的英国帮》和《王益案、温家宝和国开行商业化》会指出蒋超良的问题。
《山东要成为中国能源消费革命和生态农业革命的领导者》会谈到郭树清。
《当代和珅的亡命三招之投鼠忌器》会深入分析田国立。
《纽约时报》已经公开报道项俊波。
民间传言杨琨变成倒霉蛋是因为有人告不倒项俊波转而举报杨琨。温家宝和马馼被认为是项俊波的保护伞。
杨琨落马导火索:拟提拔为行长 2014-06-23 中国经济周刊
农行原副行长杨琨涉嫌受贿南京受审 受贿3079万 2014-07-07《法人》
为什幺腐败愈反愈烈?纪检、监察和审计早就沦为权力斗争的工具。
河北和天津关系密切,刘峰岩、马馼和温家宝是半个老乡。项俊波是温家宝的重点培养对象。
在温初任总理,也就是十六大期间,为温在国务院及部委系统立威立下了汗马功劳。那时温家宝刚任总理,威望不足,又不好直接通过打击腐败来收拢干部队伍。于是就通过国家审计署,对一些不听话的部委、银行、央企的官员,采用审计手段来敲打。项俊波作为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主抓了由温直接下令的多项重大审计项目,抓住了很多干部的“问题材料”,吓得这些人赶紧跑到总理面前归班站队表忠心。
项俊波拥有强大的审计背景却没有察觉下属违法,这就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汇丰撤出平安保险是典型的腐败合法化,是公然出卖国家利益。
项俊波出任保监会主席和晋升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是明显的权力腐败。
汇丰撤出平安保险属于重大金融事件,汇丰不可能在申请前不进行公关。
如果项俊波有责任心,就应当建议汇丰不要在国务院完成换届前递申请。


中国保监会主席为朋友之女在摩根大通谋职
《纽约时报》位于曼哈顿中城的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行政套房,似乎与成为该银行员工的那些有政治背景的中国应聘者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然而,一封机密邮件已经浮出水面,表明中国的一名高层监管者曾直接提出要求,要该银行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帮忙”雇佣一名年轻的求职者。该求职者是这名监管者的世交,现供职于摩根大通。
前不久,在联邦当局对该银行招聘行为进行调查的过程中,摩根大通将几份文档交给了联邦当局,这封此前未见报道的邮件便是其中之一。相关采访及这封邮件显示,2012年6月,戴蒙见到了这名求职者。当时,戴蒙与前述中国保险业监管者在纽约举行会谈,这名求职者充当了这名监管者的翻译。摩根大通驻香港的银行家希望为她的就业前景提供帮助,因此事先便知道她会列席那次会谈。
摩根大通称戴蒙与雇佣那名年轻女子的决定无关。按照该银行内部的说法,该女子完全合格。此外,和所有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一样,戴蒙一天里可能会碰到许多人。据一名了解此次调查的人士称,当局并未怀疑戴蒙行为不当。
尽管如此,此事仍然突显了促使摩根大通和其他华尔街银行雇佣中国权贵亲友的双重力量。这些银行希望与中国官员建立良好关系,反过来,这些官员则希望这些银行提供好处。
如今,联邦当局正在调查摩根大通——以及至少六家其他大银行——的招聘行为是否显然是为了获得中国企业的业务。如果发现这种行为违反了反贿赂法,当局可能会决定起诉个人或银行。
戴蒙于2012年6月与中国保险业监管者项俊波会谈,当时,摩根大通正寻求从中国保险公司获取利润可观的业务。项俊波曾在银行业工作,对那些保险公司有很大的影响力。会谈之前的那个月,项俊波一直试图为自己的年轻世交在摩根大通谋得一个职位。
相关采访和前述机密邮件显示,会谈接近尾声时,项俊波把话题转向了自己的年轻翻译。他把她引荐给戴蒙,称其是自己一位密友的女儿,还可能会成为摩根大通的员工。项俊波列举了雇佣这名求职者的种种好处,这名求职者颇为尴尬地进行了翻译。
对了解会谈情况的人进行的采访显示,戴蒙事先并不知道那名年轻的求职者会列席会谈。在回应项俊波的请求时,戴蒙告诉他,银行会“尽我们所能”。篇幅有限 无法刊出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