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开户

主页 > 设计空间 >“特普会”能解开美俄关系的死结吗

“特普会”能解开美俄关系的死结吗

先请看新闻:

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回应“特普会”:符合美最佳国家利益

环球时报

  7月16日,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将举行峰会,这也是特朗普上台一年半来美俄总统的第一次正式峰会。对即将上演的“普特会”,《南德意志报》称之为“新加坡会晤续集”,即本月中旬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的会晤。选择在第三国举行如此重要的会晤凸显美俄关系当前的艰难和敏感,从乌克兰内战、叙利亚危机、伊朗核协议到对俄制裁、北约军演等,克里姆林宫与华盛顿几乎都发生激烈冲突,尤其是美国“通俄门”调查阴影持久不散,两国关系处于冷战结束以来的冰点。

  “美国总统特朗普起床了,对着镜子美滋滋地摆弄领结,卧室的墙上还挂着普京赤裸上身骑马的画像。特朗普打开房门,与门外的普京同开一辆敞篷车,片刻之后,敞篷车化为一匹飞马,两人一马双跨,纵情遨游。”25日,《纽约时报》网站刊登这样一段72秒长的动漫,视频题目是:“特朗普与普京:一个爱情故事。”美国Yahoo新闻网称,《纽约时报》的这段视频遭到抨击。

  抛开这段视频的争议性,它凸显美国国内对特朗普与普京关系的深深疑虑。为了安排这次峰会,特朗普至少从3月份就开始对外放风,以消磨阻力。英国《独立报》称,俄罗斯当下面临制裁、外交驱逐,与西方多国关系艰难,原因包括乌克兰内战、叙利亚危机、兼并克里米亚等,前间谍中毒案加剧了俄英矛盾,这样的峰会当然不会受到批评者以及部分美国国会议员的欢迎。

  “我不认为特朗普总统与普京总统会面有任何不寻常之处,如果你回头看看,过去一年,英国、德国、法国、希腊、芬兰、奥地利、比利时和意大利的领导人都与普京总统举行了双边会见。”27日,访俄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为特朗普辩解。博尔顿本人去年曾称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是“真正的战争行为”,并称基于信任俄罗斯的政策“注定失败”。如今他在俄表示,尽管美国国内存在政治噪音,但美俄总统直接沟通符合美国的“最佳国家利益”。

这几天,“特普会”又被热炒,就像不久前“金特会”火热爆炒一样。不少人认为,这会改善美俄关系,美俄关系会解冻。我的观点是:且慢乐观。我们首先要搞清楚,美俄之间的死结是谁打的,目的是什幺。

还得扯远一点。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欧美列强分成两个阵营:同盟国和协约国。他们为了各自的利益,互相争斗,甚至不惜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但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前,俄罗斯爆发十月革命,红色苏.维埃政权横空出世。等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美资本主义列强空前团结,共同对付社.会主义国家苏联。他们支持德日这两条恶狗也是为了对付苏联,但是没想到这两条恶犬没去进攻苏联,反而反咬主人。西方集团没办法,只能联合苏联一起,把这两条恶狗打死。二战一结束,西方马上开始对苏联冷战,意图消灭苏联。冷战的结果是西方完胜,苏联解体。

但是,即使苏联解体了,继承了苏联大部分遗产的俄罗斯,仍然体格很大,国土世界最大,石油产油大国。尤其是庞大的核武库,对资本家集团仍然具有潜在的威胁。所以,西方资本家集团一直想继续肢解俄罗斯(2007年普京明确说西方的野心是再一次肢解俄罗斯),把俄罗斯分裂成十块八块,同时像解除乌克兰核武装一样解除俄罗斯核武装,资本家这才能睡得着觉。

对付俄罗斯的手段是:颜色革命、外交孤立、经济围困、军事包围、地缘围堵。2012年,当普京再次当选俄罗斯总统时,在红场他不禁潸然泪下,而希拉里、奥巴马之流则气急败坏、歇斯底里。

2014年,西方策划了乌克兰之变,亲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被迫逃亡。俄罗斯迫不得已,以特殊手段收回了克里米亚。而西方则正好借着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为由,对俄罗斯开始进行制裁。从不疼不痒的人员和文化制裁,最后到让俄罗斯痛彻心肺的能源、金融制裁。仅仅不到一年,把油价从100美元以上打到40美元以下,俄罗斯经济受到沉重打击。如果不是我们老大及时伸出援手(坚决不支持、不参与对俄罗斯制裁),俄罗斯经济早就崩溃了。

,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为了防止特朗普与俄罗斯串通共同对付他们,奥巴马在卸任前挖了很多坑给特朗普,其中包括继续维持对俄制裁、驱逐大批俄罗斯驻美国外交人员、没收俄罗斯在美国的外交资产,等等。特朗普上任后,彻底爆发通俄门事件,妖魔化俄罗斯和普京,阻止美国特朗普政府与俄罗斯有任何勾连。即使在特朗普就任后,美国国会通过的对俄制裁法案中,把“没经国会同意,总统不能利用行政权力解除对俄制裁”加入其中,最后逼着特朗普签字,把美俄官司暂时打上一个死结。

特朗普是白宫执政,资本家是国会执政,这一点以前都说过了。

特朗普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普京,而是国际资本家集团。而这个资本家集团现在想毁掉美国,然后转移到欧洲。在这个过程中,俄罗斯对于欧洲的重要性逐渐凸显出来。俄罗斯和伊朗都是欧洲的能源保障,欧洲现在必须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维护《伊核协议》。所以,今年欧洲几大巨头(英法德)不仅访问了中国,而且德法领导人都与普京会面了。如果欧洲哪一天把乌克兰还给俄罗斯(搞掉波罗申科,让季莫申科上台),甚至承认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大家都不要奇怪,这都是投桃报李之举。

特朗普其实没有去反俄罗斯,至少目前没有。在“通俄门”调查处于高调期间,蒂勒森访问了俄罗斯,拉夫罗夫进入白宫会见了特朗普,就是表明一种态度:我和俄罗斯的关系是正大光明的,没有什幺见不得人的东西,更没有什幺通俄问题。

这次“普特会”,对俄罗斯意味着外交上的一种突围、突破。具体谈些什幺,到时候看特朗普是什幺意思。特朗普与普京会面,也是外交上的一个成果,类似金特会,有没有什幺实质上的成果另说。但是我估计,特朗普应该表达出这幺两个意思:

1、用高油价和叙利亚来利诱普京不要和欧洲能源合作(南溪管道、北溪2管道);

2、希望普京说服伊朗军事力量撤出叙利亚,不要对以色列产生安全威胁。

他撕毁伊核协议的主要目的不是针对伊朗,而是针对欧洲,但客观上对伊朗利益产生的重大损害,伊朗必然要做出强硬反击(威胁重启核计划)。对于11月份之后继续从伊朗购油的国家,他可能会豁免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但是坚决不会豁免欧洲,包括欧洲能源企业和其他行业企业。

而以上这些条件,普京是不能答应的,答应即意味着为小利而出卖合作伙伴,实际上就是支持特朗普美国。对于特朗普所代表的的英美势力,普京宁可相信母猪能上树,也不要相信他们的鬼话能作数。

所以,我开头说,普特会会有什幺成果且慢乐观的原因。

“特普会”能解开美俄关系的死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