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开户

主页 > 申博周边 >一带一路将带给谁噩梦?全球化蹊跷是什幺?

一带一路将带给谁噩梦?全球化蹊跷是什幺?

一带一路被中国当局视为民族复兴的标志,在被控制的舆论中得到一面倒的支持。人们的叫好,原来是盯着美国而发出的。美国退出TPP, 更令国人雄心万丈,以为逮到了引领世界的机会。他们认为“欧亚大陆的贯通融合,是美元霸权的噩梦, 是美元霸权解体的必要条件,美国最大的世界地缘政治战略,就是尽可能的分化欧亚大陆板块。一带一路”一旦成型, -将是美国霸权的灾难。”

一带一路吹捧者不知道,一带一路最初是由美国人向中国推销的,安邦集团创始人陈功证明曾就此与他们接洽,这一理念。被中国上一界政府视为阴谋诡计。美国挖了坑让中国跳进去,现在去被当局视为本世纪的宏伟计划。中国着名的编辑,钱宏日前着文谈一带一路。题目是:作为镜鉴的“一带一路”与中美关系的实质”。他的难得的反对声音值得重视,我摘录于下:

我们在搞“一带一路”战略时,要特别小心的一件事,就是由于我们过去二三十年形成的“政府与企业(国企、民企、外企)合谋利益(利润)最大化”中国模式,在本国取得巨大成功,因而囿闭于这种成功的路径依赖和利益羁绊,自然而然地直接运用到沿带、沿路国家。我之所以有担忧,就是推行这种“中国模式”的过程中,势必遭受沿带、沿路国家(文化综合体)的政府、企业与人民(文化、民族)本来就存在的阶段性(如选举任期)、区域性利益冲突,将直接以“开发项目”方式呈现的“带路”危机。

这些国家的政府要幺不敢为“开发商”背书,如发生在美国新泽西州的拆迁事件(出现“滚回华盛顿,滚回中国”式政府与人民对峙)。要幺有的是理由出尔反尔,如墨西哥单方撕毁与中国铁建的路标合约。要幺由于跟中国签单而被迫下台,如泰国英拉政府。要幺因利益偏袒内讧而无限期搁置,如缅甸。要幺反对派上台,如斯里兰卡,要幺教宗冲突,如吉尔吉斯坦……漫说铁公基项目实施都有不短的工期,必然会受到当时“选举周期”的冲击,即便很快建成能通火车、停船泊,如果当地人民实在是不爽,又用什幺保证不出现“铁道游击队”、“索马里海盗”(一个海域护航也许不难,全线护航就不简单)?那将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成本呢?

一带一路可以搞,但最好按照这样的顺序搞,即:先处理好本国的内部事务,以“人民中心,重建社会”的大无畏气概,将本国带血、带泪、带侮、带霾、带毒、带污的GDP整理清洁了,成为全体人民、公民、国民受益并且能愉快接受的成果,做出好的具有“全球共生”意义的示范,再行处理外部事务,沿带、沿路区域文化综合体国家的人民、公民、国民,会自然而然地欢迎他们的政府、企业接纳我们!搞国家大战略,一定要在与之相应的大智慧、大格局、大慈航思维方式与价值观规范下进行,正如自由及自由人的联合,需要与之相应的约束机制。

所谓“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的矛盾”,通俗地讲,就是中国“官多为患”以至“官满为患”的情况,导致中国政府每年财政收入(税收和收费)增长率,长期高于GDP增长率一倍以上,而国民收入增长率却远远低于GDP增长率这一世界奇观。无庸讳言,这一世界奇观的背后,就是国民生产、生活的社会交易成本和边际效益成本的不堪负荷!

他指出中国这些年的弊端,“现代权利社会普遍采用记账货币指称一个企业、一家银行的资产,乃至依据这种“指称”的资产统计出来的一个国家的资产即GDP(国民生产总值),并以此作为衡量企业、政府、银行的经济实力、金融实力和政治业绩,结果为企业、银行、政府全着伙玩“虚拟货币”“造假政绩”预留了可能的空间。

中国政府公司主义条件下的各种所谓“泡沫经济”,就是这样炼成的。只是中国经济体量实在太大,有许多息肉“烂在锅里”,腾挪空间实在太大,刺破泡沫的那根针(也许需要一打针)还在推迟出场。但一旦走出国门,一旦出现“资不抵资”,往往血本无归(含个人、国家对法人的投资),如中国主权投资公司中投(CIC)多项对外投资(作为“主权投资”并不仅陷于“投资风险”,而且还有“政治风险”)。”

钱宏曾主持国家九五计划重点项目《国学大师丛书》(1990-1997),并为之作总序《重写近代诸子春秋》,出版28卷,并获国家图书奖的编辑。他也谈了川普退出TPP,重审全球化的真实原因。他评论说:


目前,中国有一部分人认为,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要退出“全球化”,并认为是中国的机会(这是2008年特别是2012年8月以来,对中美关系一连串误判,结果陷中国外交于被动状况的继续),这些人根本不去具体分析一下特朗普不喜欢“全球化”的原因,就开始自我膨胀,还羞羞答答地说什幺既然老大往后退我老二就只好做世界的“领跑者”了。

全球化是一种存在,哪是谁要谁不要的问题?特朗普什幺时候说了不要全球化了?他只是说,过去二十多年的所谓“全球化”,由于克林顿-奥巴马在“政治正确”(或理想主义)理念的错误政策误导下,以WTO为框架的“全球化”,变成了中国“占便宜”还不领情而美国“吃亏”还无处说的全球化。这事说白了,就是他认为别人仗着美国人讲“政治正确”大剪美国羊毛。这些年当我们的“公知”和一些“将军大校教授”们妄议中国政府、误判中美对立“美衰中兴”时,特朗普却一反奥巴马式的沉默,疾呼美国被中国“剪羊毛”了。

撇开是不是美国被中国剪羊毛了,换一个角度,从相互依存和各自政府的职责定位在“保就业”,而不是“保增长”,看中美关系的实质,也许会更加一目了然。如果说2015年中国进口1162亿美元,为年薪48320美元的美国人创造了260万个工作岗位,那幺,美国进口中国4819亿美元,就为平均工资53615元人民币(汇率按6.8832现价计算)的中国创造了(4819/1162*260/53615*6.8832*48320)=6689万个工作岗位。因此,一旦中美贸易战开打,且不说中国出口美国的低端产品,随时可以被他人替代,而中国进口美国的许多高科技产品,除了美国公司,其他国家无人可以替代;单纯人民币汇率崩溃和近7千万人失业,就会把中国“集团官本位的渐进式改革”及其带血、带毒、带霾的GDP现代化,打回原形!

这才是中美关系的实质,回避这一关系实质,纵使象马云先生如簧之舌说到天上去,也无济于事。